• <noscript id="gkuwm"></noscript>
  • <noscript id="gkuwm"><samp id="gkuwm"></samp></noscript>
  •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他三度出家,風流好色,嗜酒貪吃,卻寫下一首最催淚的分手詩,最后兩句人人會背

    作者:國學夢 古詩詞鑒賞大全 來源:網絡

    《西游記》九九八十一難中,哪一關最難過?

    有人說是女兒國。

    在《西游記》第54回中,師徒五人途經女兒國,女兒國國王欲將唐僧留下與他成親,于是對他千般哀求,萬般引誘。

    夜色如水,晃動的燭火之下,女兒國國王對唐僧深情告白:

    “你說四大皆空,卻緊閉雙眼,要是你睜開眼睛看看我,我不相信你兩眼空空。不敢睜眼看我,還說什么四大皆空呢?”

    皈依佛門,須得斬斷情根,唐僧心中千回百轉,最后只道:

    “來生若有緣分......”

    今生不敢負如來,唯有負卿。

    就是這一段似有若無的情緣,卻一直為后世津津樂道。

    有沒有愛過?

    真是一個謎題。

    人生在世,食五谷,歷紅塵,心有愛恨嗔癡,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饒是修行之人,也難以免俗。

    百年前,也有一位和尚,做出了與唐僧一樣的選擇,但他們的結局,卻截然不同。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大名鼎鼎的“情僧”蘇曼殊。

    1909年,久病纏身的蘇曼殊前往日本東京療養,在那里,他結識了身為藝伎的百助楓子。

    他們的初見,是在一場音樂會上。

    百助楓子受邀表演,卻不似旁人一般濃妝艷抹,反而不施粉黛,有一種空谷幽蘭之美。

    而她高超的琴技,則一下吸引了蘇曼殊的注意。

    在他有意的接近之下,兩人很快熟絡起來。

    交談中,蘇曼殊得知百助楓子家境貧寒,無奈之下被母親賣到藝伎館賣唱。

    也許是聯想到了自己宛若浮萍一般的身世,他不覺動了惻隱之心,自那之后,每逢有百助楓子的演出,他必去捧場。

    天長日久,兩人之間暗生情愫,百助楓子認為蘇曼殊是一個很好的歸宿,便委婉表達了自己想要托付終生的想法。

    蘇曼殊聽后,非但沒有欣喜,反而陷入了憂慮之中。

    因為那時的他,早已心許佛門,他可以動心,卻不能成家。

    一個想要終身依靠,一個只享受片刻心動。

    蘇曼殊意識到,是時候為這段感情畫上句號了。

    于是,他為百助楓子寫下十首《本事詩》,用來闡明心跡,寄托情思,其中最有名的便是第一首:

    《本事詩十首·其一》

    烏舍凌波肌似雪,親持紅葉索題詩。

    還卿一缽無情淚,恨不相逢未剃時。

    “烏舍”是印度傳說中的神女,蘇曼殊以神女來比喻百助楓子,贊她肌膚勝雪,步履輕盈如凌波仙子。

    而第二句則是化用了“紅葉題詩”的典故,命運的河流中,你撿到了我的靈魂,而一段情緣,便就此展開。

    末尾兩句模仿唐代詩人張籍的詩句:“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將“還珠”改為“還淚”,將“未嫁”改為“未剃”,更添凄絕之感。

    《紅樓夢》中,身為絳珠仙草的黛玉因為受了神瑛侍者的灌溉之恩,所以決意用一生的眼淚去償還寶玉的恩情。

    而蘇曼殊也用一缽眼淚,斬斷了兩人之間纏繞的情思。

    一句“恨不相逢未剃時”,也總讓人想到唐僧欲說還休的那一句:

    來生若是有緣分......

    可若有來生,是否還能在人海中相遇,是否能夠續寫今生的遺憾,卻不得而知了。

    蘇曼殊的一生,是極其矛盾的。

    他風流多情,卻因僧人的身份而舍棄愛人;他信仰佛法,卻不能全然擺脫俗世欲望。

    這么別扭的性格,是由他的原生家庭造就的。

    蘇曼殊的父親蘇杰生是廣東的一名商人,常年在日本做生意。

    在日本期間,他納了一名小妾,名喚河合仙。

    河合仙有一個長相貌美的妹妹河合若,正是待嫁之年,蘇杰生垂涎小姨子的美色,便與她暗通款曲,生下了蘇曼殊。

    河合仙對此并未有很大異議,反而將蘇曼殊認作自己的兒子來撫養。

    很久之后,蘇曼殊才知道,被自己喚做母親的人,是自己的姨媽,而他真正的母親,竟是自己的小姨。

    不久之后,河合若由父母做主,嫁給了一名日本軍官。

    在得到了蘇杰生正妻黃氏的允許后,蘇曼殊被父親帶回廣東,而河合仙則留在了日本。

    認祖歸宗的蘇曼殊,在妻妾成群、明爭暗斗的蘇家,受盡欺凌。

    他的一生,注定要顛沛流離。

    蘇曼殊一生曾三次出家,在紅塵與佛門之間游離。

    第一次是在12歲時,父親攜一位妾室和幾個女兒遠赴上海經商,而身為“私生子”的他,被留在廣東老家。

    蘇家人口復雜,他又無所依靠,在經歷了病痛與欺凌之后,他選擇離開蘇家,尋求佛祖的庇佑。

    只是那時他年紀尚小,心志不堅,偷偷將一只病鴿殺了烤肉吃,因此被逐出寺院。

    這一次,他是為了生存而出家。

    第二次是在16歲時,他在日本讀書期間,邂逅了自己的初戀,兩人日日傳情,暗通款曲,最后被少女的長輩發現。

    少女羞憤難當,投水自殺,遭遇了情變的蘇曼殊,獨自回到廣州,落發為僧。

    然而住持卻看透了他的內心,稱他“塵緣未了,不能修行”,于是在第二年,他再次離開,繼續學業。

    這一次,他是為了愛情而出家。

    第三次是在20歲時,他投身的民主革命運動遭遇清軍鎮壓,心灰意冷的他再度出家,法號為曼殊。

    從此,他便以曼殊之名行走于世。

    這一次,他是因為理想而出家。

    蘇曼殊舊照

    雖為僧人,他卻與三十幾名女子有過情感糾葛,嗜酒貪吃,放浪形骸。

    佛家所倡導的“不沾,不著,不滯,不昏,不染”,他始終無法做到。

    也許,他的一生,都是在逃避。

    逃避不可告人的出身,逃避不得善終的愛情,逃避卒于亂世的理想。

    他以為佛法能夠殺死心魔,卻最終沒能如愿。

    但蘇曼殊的一生,亦是非常精彩的。

    他瀟灑隨性,有著極高的藝術天賦,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無一不通。

    他也曾肆意地愛過,固執地追尋過,生機勃勃地活過。

    魯迅曾說:

    我的朋友中有一個古怪的人,一有錢就喝酒用光,沒有了錢就到寺里老老實實過活。

    這個人就是蘇曼殊。

    生如浮萍,命如飛絮,隨風而起,也隨風而去。

    因為常年飲食不加節制,蘇曼殊患有很嚴重的腸胃病,幾度危及生命。

    但他本人卻全然不在乎,不遵醫囑,照樣酣吃暢飲。

    經歷了這么多起落,生死于他而言,早已不重要。

    1918年,34歲的蘇曼殊病逝于上海的廣慈醫院,他只留下了一句遺言:

    但念東島老母,一切有情,都無罣礙。

    生命的最后,他想起的是給予了自己生命的母親。

    他對這個世間許多人和事都付出過深情,而最后,他全然釋懷。

    無悔,亦無怨。

    蘇曼殊死后,他的朋友們將他的遺體運往杭州,葬在西湖一處風景秀美之地,與橋畔的蘇小小墓遙遙相對。

    一代名妓相伴一代情僧,料想九泉之下,他應當不寂寞。

    如何定義蘇曼殊的一生呢?

    這是一朵從畸形的土壤中萌芽,在不見天日的黑暗中生長,卻最終驚艷了世人的花。

    只是,花期向來短暫。

    他凋零于雨打風吹之下,但那襲人的芬芳,卻始終活在風里,經久不散。

    關鍵詞: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國學經典推薦

    他三度出家,風流好色,嗜酒貪吃,卻寫下一首最催淚的分手詩,最后兩句人人會背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6-2022 www.zuini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国产露脸乱子视频
  • <noscript id="gkuwm"></noscript>
  • <noscript id="gkuwm"><samp id="gkuwm"></samp></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