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gkuwm"></noscript>
  • <noscript id="gkuwm"><samp id="gkuwm"></samp></noscript>
  •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本紀·卷四

    作者:宋濂、王祎等 全集:元史 來源:網絡 [挑錯/完善]

      ◎世祖一

      世祖圣德神功文武皇帝,諱忽必烈,睿宗皇帝第四子。母莊圣太后,怯烈氏。以乙亥歲八月乙卯生。及長,仁明英睿,事太后至孝,尤善撫下。納弘吉剌氏為妃。

      歲甲辰,帝在潛邸,思大有為于天下,延藩府舊臣及四方文學之士,問以治道。

      歲辛亥,六月,憲宗即位,同母弟惟帝最長且賢,故憲宗盡屬以漠南漢地軍國庶事,遂南駐瓜忽都之地。

      邢州有兩答剌罕言于帝曰:“邢吾分地也,受封之初,民萬余戶,今日減月削,才五七百戶耳,宜選良吏撫循之?!钡蹚钠溲?,承制以脫兀脫及張耕為邢州安撫使,劉肅為商榷使,邢乃大治。

      歲壬子,帝駐桓、撫間。憲宗令斷事官牙魯瓦赤與不只兒等總天下財賦于燕,視事一日,殺二十八人。其一人盜馬者,杖而釋之矣,偶有獻環刀者,遂追還所杖者,手試刀斬之。帝責之曰:“凡死罪,必詳讞而后行刑,今一日殺二十八人,必多非辜。既杖復斬,此何刑也?”不只兒錯愕不能對。太宗朝立軍儲所于新衛,以收山東、河北丁糧,后惟計直取銀帛,軍行則以資之。帝請于憲宗,設官筑五倉于河上,始令民入粟。宋遣兵攻虢之盧氏、河南之永寧、衛之八柳渡,帝言之憲宗,立經略司于汴,以忙哥、史天澤、楊惟中、趙璧為使,陳紀、楊果為參議,俾屯田唐、鄧等州,授之兵、牛,敵至則御,敵去則耕,仍置屯田萬戶于鄧,完城以備之。夏六月,入覲憲宗于曲先惱兒之地,奉命帥師征云南。秋七月丙午,祃牙西行。

      歲癸丑,受京兆分地。諸將皆筑第京兆,豪侈相尚,帝即分遣,使戍興元諸州。又奏割河東解州鹽池以供軍食,立從宜府于京兆,屯田鳳翔,募民受鹽入粟,轉漕嘉陵。夏,遣王府尚書姚樞立京兆宣撫司,以孛蘭及楊惟中為使,關隴大治。又立交鈔提舉司,印鈔以佐經用。秋八月,師次臨洮。遣玉律術、王君候、王鑒諭大理,不果行。九月壬寅,師次忒剌,分三道以進。大將兀良合帶率西道兵,由晏當路;諸王抄合、也只烈帥東道兵,由白蠻;帝由中道。乙巳,至滿陀城,留輜重。冬十月丙午,過大渡河,又經行山谷二千余里,至金沙江,乘革囊及筏以渡。摩娑蠻主迎降,其地在大理北四百余里。十一月辛卯,復遣玉律術等使大理。丁酉,師至白蠻打郭寨,其主將出降,其侄堅壁拒守,攻拔殺之,不及其民。庚子,次三甸。辛丑,白蠻送款。十二月丙辰,軍薄大理城。初,大理主段氏微弱,國事皆決于高祥、高和兄弟,是夜,祥率眾遁去,命大將也古及拔突兒追之。帝既入大理,曰:“城破而我使不出,計必死矣?!奔何?,西道兵亦至,命姚樞等搜訪圖籍,乃得三使尸。既瘞,命樞為文祭之。辛酉,南出龍首城,次趙瞼。癸亥,獲高祥,斬于姚州。留大將兀良合帶戍守,以劉時中為宣撫使,與段氏同安輯大理,遂班師。

      歲甲寅,夏五月庚子,駐六盤山。六月,以廉希憲為關西道宣撫使,姚樞為勸農使。秋八月,至自大理,駐桓、撫間,復立撫州。冬,駐瓜忽都之地。

      歲乙卯,春,復駐桓、撫間。冬,駐奉圣州北。

      歲丙辰,春三月,命僧子聰卜地于桓州東、灤水北,城開平府,經營宮室。冬,駐于合剌八剌合孫之地。憲宗命益懷州為分地。

      歲丁巳,春,憲宗命阿藍答兒、劉太平會計京兆、河南財賦,大加鉤考,其貧不能輸者,帝為代償之。冬十二月,入覲于也可迭烈孫之地,議分道攻宋,以明年為期。

      歲戊午,冬十一月戊申,祃牙于開平東北,是日啟行。

      歲己未,春二月,會諸王于邢州。夏五月,駐小濮州。征東平宋子貞、李昶,訪問得失。秋七月甲寅,次汝南,命大將拔都兒等前行,備糧漢上,戒諸將毋妄殺。命楊惟中、郝經宣撫江淮,必阇赤孫貞督軍須蔡州。有軍士犯法者,貞縛致有司,白于帝,命戮以徇,諸軍凜然,無敢犯令者。八月丙戌,渡淮。辛卯,入大勝關,宋戍兵皆遁。壬辰,次黃陂。甲午,遣廉希憲招臺山寨,比至,千戶董文炳等已破之。時淮民被俘者眾,悉縱之。庚子,先鋒茶忽得宋沿江制置司榜來上,有云:“今夏諜者聞北兵會議,取黃陂民船系筏,由陽邏堡以渡,會于鄂州?!钡墼唬骸按耸虑八从?,愿如其言?!毙脸?,師次江北。九月壬寅朔,親王穆哥自合州釣魚山遣使以憲宗兇問來告,且請北歸以系天下之望。帝曰:“吾奉命南來,豈可無功遽還?“甲辰,登香爐山,俯瞰大江,江北曰武湖,湖之東曰陽邏堡,其南岸即滸黃洲。宋以大舟扼江渡,帝遣兵奪二大舟,是夜,遣木魯花赤、張文謙等具舟楫。乙巳遲明,至江岸,風雨晦冥,諸將皆以為未可渡,帝不從,遂申敕將帥揚旗伐鼓,三道并進,天為開霽。與宋師接戰者三,殺獲甚眾,徑達南岸。軍士有擅入民家者,以軍法從事。凡所俘獲,悉縱之。丁未,遣王沖道、李宗杰、訾郊招諭鄂城,比至東門,矢下如雨,沖道墜馬,為敵所獲,宗杰、郊奔還。帝駐滸黃洲。己酉,抵鄂,屯兵教場。庚戌,圍鄂。壬子,登城東北壓云亭,立望樓,高可五丈,望見城中出兵,趣兵迎擊,生擒二人,云:“賈似道率兵救鄂,事起倉卒,皆非精銳?!彼烀偃√用駰壖Z,聚之軍中,為攻取計。戊午,順天萬戶張柔兵至。大將拔突兒等以舟師趨岳州,遇宋將呂文德自重慶來,拔都兒等迎戰,文德乘夜入鄂城,守愈堅。冬十月辛未朔,移駐烏龜山。甲戌,拔突兒還自岳。十一月丙辰,移駐牛頭山。兀良合帶略地諸蠻,由交趾歷邕、桂,抵潭州,聞帝在鄂,遣使來告。時先朝諸臣阿藍答兒、渾都海、脫火思、脫里赤等謀立阿里不哥。阿里不哥者,睿宗第七子,帝之弟也。于是阿藍答兒發兵于漠北諸部,脫里赤括兵于漠南諸州,而阿藍答兒乘傳調兵,去開平僅百余里?;屎舐勚?,使人謂之曰:“發兵大事,太祖皇帝曾孫真金在此,何故不令知之?”阿藍答兒不能答。繼又聞脫里赤亦至燕,后即遣脫歡、愛莫干馳至軍前密報,請速還。丁卯,發牛頭山,聲言趣臨安,留大將拔突兒等帥諸軍圍鄂。閏月庚午朔,還駐青山磯。辛未,臨江岸,遣張文謙還諭諸將曰:“遲六日,當去鄂退保滸黃洲?!泵闹t發降民二萬北歸。宋賈似道遣宋京請和,命趙璧等語之曰:“汝以生靈之故來請和好,其意甚善,然我奉命南征,豈能中止?果有事大之心,當請于朝?!笔侨?,大軍北還。己丑,至燕。脫里赤方括民兵,民甚苦之,帝詰其由,托以憲宗臨終之命。帝察其包藏禍心,所集兵皆縱之,人心大悅。是冬,駐燕京近郊。

      中統元年春三月戊辰朔,車駕至開平。親王合丹、阿只吉率西道諸王,塔察兒、也先哥、忽剌忽兒、爪都率東道諸王,皆來會,與諸大臣勸進。帝三讓,諸王大臣固請。辛卯,帝即皇帝位,以祃祃、趙璧、董文炳為燕京路宣慰使。陜西宣撫使廉希憲言:“高麗國王嘗遣其世子倎入覲,會憲宗將兵攻宋,倎留三年不遣。今聞其父已死,若立倎,遣歸國,彼必懷德于我,是不煩兵而得一國也?!钡凼瞧溲?,改館倎,以兵衛送之,仍赦其境內。夏四月戊戌朔,立中書省,以王文統為平章政事,張文謙為左丞。以八春、廉希憲、商挺為陜西四川等路宣撫使,趙良弼參議司事,粘合南合、張啟元為西京等處宣撫使。己亥,詔諭高麗國王王倎,仍歸所俘民及其逃戶,禁邊將勿擅掠。辛丑,以即位詔天下。詔曰:

      朕惟祖宗肇造區宇,奄有四方,武功迭興,文治多缺,五十余年于此矣。蓋時有先后,事有緩急,天下大業,非一圣一朝所能兼備也。先皇帝即位之初,風飛雷厲,將大有為。憂國愛民之心雖切于己,尊賢使能之道未得其人。方董夔門之師,遽遺鼎湖之泣。豈期遺恨,竟勿克終。

      肆予沖人,渡江之后,蓋將深入焉,乃聞國中重以僉軍之擾,黎民驚駭,若不能一朝居者。予為此懼,驛騎馳歸。目前之急雖紓,境外之兵未戢。乃會群議,以集良規。不意宗盟,輒先推戴。左右萬里,名王巨臣,不召而來者有之,不謀而同者皆是,咸謂國家之大統不可久曠,神人之重寄不可暫虛。求之今日,太祖嫡孫之中,先皇母弟之列,以賢以長,止予一人。雖在征伐之間,每存仁愛之念,博施濟眾,實可為天下主。天驏道助順,人謨與能。祖訓傳國大典,于是乎在,孰敢不從。朕峻辭固讓,至于再三,祈懇益堅,誓以死請。于是俯徇輿情,勉登大寶。自惟寡昧,屬時多艱,若涉淵冰,罔知攸濟。爰當臨御之始,宜新弘遠之規。祖述變通,正在今日。務施實德,不尚虛文。雖承平未易遽臻,而饑渴所當先務。嗚呼!歷數攸歸,欽應上天之命;勛親斯托,敢忘烈祖之規?建極體元,與民更始。朕所不逮,更賴我遠近宗族、中外文武,同心協力,獻可替否之助也。誕告多方,體予至意!

      丁未,以翰林侍讀學士郝經為國信使,翰林待制何源、禮部郎中劉人杰副之,使于宋。丙辰,收輯中外官吏宣札牌面。遣帖木兒、李舜欽等行部,考課各路諸色工匠。置急遞鋪。乙丑,征諸道兵六千五百人赴京師宿衛。置互市于漣水軍,禁私商不得越境,犯者死。是月,阿里不哥僣號于和林城西按坦河。召賈居貞、張儆、王煥、完顏愈乘傳赴闕。五月戊辰朔,詔燕貼木兒、忙古帶節度黃河以西諸軍。丙戌,建元中統,詔曰:

      祖宗以神武定四方,淳德御群下。朝廷草創,未遑潤色之文;政事變通,漸有綱維之目。朕獲纘舊服,載擴丕圖,稽列圣之洪規,講前代之定制。建元表歲,示人君萬世之傳;紀時書王,見天下一家之義。法《春秋》之正始,體大《易》之乾元。炳煥皇猷,權輿治道??勺愿昴晡逶率湃?,建元為中統元年。惟即位體元之始,必立經陳紀為先。故內立都省,以總宏綱;外設總司,以平庶政。仍以興利除害之事、補偏救弊之方,隨詔以頌。于戲!秉箓握樞,必因時而建號;施仁發政,期與物以更新。敷宣懇惻之辭,表著憂勞之意。凡在臣庶,體予至懷!

      詔安撫壽春府軍民。甲午,以阿里不哥反,詔赦天下。乙未,立十路宣撫司:以賽典赤、李德輝為燕京路宣撫使,徐世隆副之;宋子貞為益都濟南等路宣撫使,王磐副之;河南路經略使史天澤為河南宣撫使;楊果為北京等路宣撫使,趙昞副之;張德輝為平陽太原路宣撫使,謝瑄副之;孛魯海牙、劉肅并為真定路宣撫使;姚樞為東平路宣撫使,張肅副之;中書左丞張文謙為大名彰德等路宣撫使,游顯副之;粘合南合為西京路宣撫使,崔巨濟副之;廉希憲為京兆等路宣撫使。以汪惟正為鞏昌等處便宜都總帥,虎闌箕為鞏昌路元帥。詔諭成都路侍郎張威安撫元、忠、綿、資、邛、彭等州,西川、潼川、隆慶、順慶等府及各處山寨歸附官吏,皆給宣命、金符有差。詔平陽、京兆兩路宣撫司僉兵七千人,于延安等處守隘,以萬戶鄭鼎、昔剌忙古帶領之,貧不能應役者,官為資給。征諸路兵三萬駐燕京近地,命諸路市馬萬匹送開平府。以總帥汪良臣統陜西漢軍于沿河守隘。立望云驛,非軍事毋得輒入。熒惑入南斗,留五十余日。

      六月戊戌,詔燕京、西京、北京三路宣撫司運米十萬石,輸開平府及撫州、沙井、凈州、魚兒濼,以備軍儲。以李璮為江淮大都督。劉太平等謀反,事覺伏誅,并誅乞帶不花于東川,明里火者于西川。渾都海反。乙巳,李璮言:“獲宋諜者,言賈似道調兵,聲言攻漣州,遣人覘之,見許浦江口及射陽湖兵船二千艘,宜繕理城塹以備?!绷T阿藍帶兒所簽解鹽戶軍百人。壬子,詔陜西四川宣撫司八春節制諸軍。乙卯,詔東平路萬戶嚴忠濟等發精兵一萬五千人赴開平。乙丑,以石長不為大理國總管,佩虎符。詔十路宣撫司造戰襖、裘、帽,各以萬計,輸開平。是月,召真定劉郁,邢州郝子明,彰德胡祗遹,燕京馮渭、王光益、楊恕、李彥通、趙和之,東平韓文獻、張昉等,乘傳赴闕。高麗國王王倎遣其子永安公僖、判司宰事韓即來賀即位,以國王封冊、王印及虎符賜之。

      秋七月戊辰,敕燕京、北京、西京、真定、平陽、大名、東平、益都等路宣撫司,造羊裘、皮帽、褲、靴,皆以萬計,輸開平。己巳,以萬戶史天澤扈從先帝有功,賜銀萬五千兩。遣靈州種田民還京兆。庚午,賜山東行省大都督李璮金符二十、銀符五,俾給所部有功將士。癸酉,以燕京路宣慰使祃祃行中書省事,燕京路宣慰使趙璧平章政事,張啟元參知政事,王鶚翰林學士承旨兼修國史,河南路宣撫使史天澤兼江淮諸翼軍馬經略使。丙子,詔中書省給諸王塔察兒益都、平州封邑歲賦、金帛,并以諸王白虎、襲剌門所屬民戶、人匠、歲賦給之。詔造中統元寶交鈔。立互市于潁州、漣水、光化軍。北京路都元帥阿海乞免所部軍士征徭,從之。宋兵攻邊城,詔遣太尹、怯列、忙古帶率所部,合兵擊之。下詔褒賞行省大都督李璮。帝自將討阿里不哥。敕劉天麟規措中都析津驛傳馬。

      八月丙午,授中書左丞、行大名等路宣撫使張文謙虎符。丁未,詔都元帥紐璘所過毋擅捶掠官吏。己酉,立秦蜀行中書省,以京兆等路宣撫使廉希憲為中書省右丞,行省事。宋兵臨漣州,李璮乞諸道援兵。癸丑,賜必庠赤塔剌渾銀二千五百兩。李璮乞遣將益兵,渡淮攻宋,以方遣使修好,不從。癸亥,澤州、潞州旱,民饑,敕賑之。

      九月丁卯,帝在轉都兒哥之地,以阿里不哥遺命,下詔諭中外。乙亥,李璮復請攻宋,復諭止之。壬午,初置拱衛儀仗。是月,阿藍答兒率兵至西涼府,與渾都海軍合,詔諸王合丹、合必赤與總帥汪良臣等率師討之。丙戌,大敗其軍于姑臧,斬阿藍答兒及渾都海,西土悉平。

      冬十月丁未,李璮言宋兵復軍于漣州。癸丑,初行中統寶鈔。戊午,車駕駐昔光之地,命給官錢,雇在京橐駝,運米萬石,輸行在所。

      十一月戊子,發常平倉賑益都、濟南、濱棣饑民。

      十二月丙申,以禮部郎中孟甲、禮部員外郎李文俊使安南、大理。乙巳,李璮上將士功,命璮以益都官銀賞之。帝至自和林,駐蹕燕京近郊。始制祭享太廟祭器、法服。以梵僧八合思八為帝師,授以玉印,統釋教。立仙音院,復改為玉宸院,括樂工。立儀鳳司,又立符寶局及御酒庫、群牧所。升衛輝為總管府。賜親王穆哥銀二千五百兩;諸王按只帶、忽剌忽兒、合丹、忽剌出、勝納合兒銀各五千兩,文綺帛各三百匹,金素半之;諸王塔察、阿術魯鈔各五十九錠有奇,綿五千九十八斤,絹五千九十八匹,文綺三百匹,金素半之;海都銀八百三十三兩,文綺五十匹,金素半之;睹兒赤、也不干銀八百五十兩;兀魯忽帶銀五千兩,文綺三百匹,金素半之;只必帖木兒銀八百三十三兩;爪都、伯木兒銀五千兩,文綺三百匹,金素半之;都魯、牙忽銀八百三十三兩,特賜綿五十斤;阿只吉銀五千兩,文綺三百,金素半之;先朝皇后怗古倫銀二千五百兩,羅絨等折寶鈔二十三錠有奇;皇后斡者思銀二千五百兩;兀魯忽乃妃子銀五千兩。自是歲以為常。

      二年春正月辛未夜,東北赤氣照人,大如席。乙酉,宋兵圍漣州。己丑,李璮率將士迎戰,敗之,賜詔獎諭,給金銀符以賞將士。庚寅,璮擅發兵修益都城塹。

      二月丁酉,太陰掩昴。己亥,宋兵攻漣水,命阿術等帥兵赴之。丙午,車駕幸開平。詔減免民間差發,罷守隘諸軍。秦蜀行省借民錢給軍,以今年稅賦償之。免平陽、太原軍站戶重科租稅。丁未,詔行中書省平章祃祃及王文統等率各路宣撫使赴闕。丁巳,李璮破宋兵于沙湖堰。

      三月壬戌朔,日有食之。夏四月丙午,詔軍中所俘儒士聽贖為民。辛亥,遣弓工往教鄯闡人為弓。乙卯,詔十路宣撫使量免民間課程。命宣撫司官勸農桑,抑游惰,禮高年,問民疾苦,舉文學才識可以從政及茂才異等,列名上聞,以聽擢用;其職官污濫及民不孝悌者,量輕重議罰。辛酉,詔太康弩軍二千八百人戍蔡州。以禮部郎中劉芳使大理等國。

      五月乙丑,禁使臣毋入民家,令止頓析津驛。遣崔明道、李全義為詳問官,詣宋淮東制司,訪問國信使郝經等所在,仍以稽留信使、侵擾疆場詰之。庚辰,敕使臣及軍士所過城邑,官給廩餼,毋擾于民。丁亥,申嚴沿邊軍民越境私商之禁。唐慶子政臣入見,詔復其家。弛諸路山澤之禁。禁私殺馬牛。申嚴越境私商,販馬匹者罪死。以河南經略宣撫使史天澤為中書右丞相,河南軍民并聽節制。詔成都路置惠民藥局。遣王祐于西川等路采訪醫、儒、僧、道。

      六月癸巳,括漏籍老幼等戶,協濟編戶賦稅。丙申,賜新附人王顯忠、王誼等衣物有差。李璮遣人獻漣水捷。罷諸路拘收孛蘭奚。禁諸王擅遣使招民及征私錢。戊戌,太陰犯角。詔諭十路宣撫司并管民官,定鹽酒稅課等法。癸卯,以嚴忠范為東平路行軍萬戶兼管民總管,仍諭東平路達魯花赤等官并聽節制。詔定中外官所乘馬數各有差。乙巳,賑火少里驛戶之乏食者。賞欽察所部將校有功者銀二千五百兩及幣帛有差。己酉,命竇默仍翰林侍講學士。默與王鶚面論王文統不宜在相位,薦許衡代之,帝不懌而罷。辛亥,轉懿州米萬石賑親王塔察兒所部饑民。賜親王合丹所部軍幣帛九百匹、布千九百匹。乙卯,敕平陽路安邑縣蒲萄酒自今毋貢。詔:“宣圣廟及管內書院,有司歲時致祭,月朔釋奠,禁諸官員使臣軍馬,毋得侵擾褻瀆,違者加罪?!北?,以汪良臣同簽鞏昌路便宜都總帥,凡軍民官并聽良臣節制。丁巳,敕諸路造人馬甲及鐵裝具萬二千,輸開平。戊午,詔毋收衛輝、懷孟賦稅,以償其所借芻粟。庚申,宋瀘州安撫使劉整舉城降,以整行夔府路中書省兼安撫使,佩虎符。仍諭都元帥紐璘等使存恤其民。賜故金翰林修撰魏璠謚靖肅。秦蜀行省言青居山都元帥欽察等所部將校有功,詔降虎符一、金符五、銀符五十七,令行省銓定職名給之。城臨洮。升真定鼓城縣為晉州,以鼓城、安平、武強、饒陽隸焉。賜僧子聰懷孟、邢州田各五十頃。罷金、銀、銅、鐵、丹粉、錫碌坑冶所役民夫及河南舞陽姜戶、藤花戶,還之州縣。賜大理國主段實虎符,優詔撫諭之。命李璮領益都路鹽課。出工局繡女,聽其婚嫁。懷孟廣濟渠提舉王允中、大使楊端仁鑿沁河渠成,溉田四百六十余所。高麗國王倎更名禃,遣其世子愖奉表來朝,命宿衛將軍孛里察、禮部郎中高逸民持詔往諭,仍以玉帶賜之。以不花為中書右丞相,耶律鑄為中書左丞相,張啟元為中書右丞。授管領崇慶府、黎、雅、威、茂、邛、灌七處軍民小太尉虎符。

      秋七月辛酉朔,立軍儲都轉運使司,以馬月合乃為使,周鍇為副使。癸亥,初立翰林國史院。王鶚請修遼、金二史,又言:“唐太宗置弘文館,宋太宗設內外學士院。今宜除拜學士院官,作養人才。乞以右丞相史天澤監修國史,左丞相耶律鑄、平章政事王文統監修《遼》、《金史》,仍采訪遺事?!辈闹?。賑和林饑民。賞鞏昌路總帥汪惟正將校斬渾都海功銀二千五百兩、馬價銀四千九百兩。諸王昌童招河南漏籍戶五百,命付之有司。命總管王青制神臂弓、柱子弓。諭河南管軍官于近城地量存牧場,余聽民耕。巴思答兒乞于高麗鴨綠江西立互市,從之。乙丑,遣使持香幣祀岳瀆。丁丑,渡江新附民留屯蔡州者,徙居懷孟,貸其種食。以萬家奴為安撫高麗軍民達魯花赤,賜虎符。庚辰,西京、宣德隕霜殺稼。辛巳,詔許衡即其家教懷孟生徒。命西京宣撫司造船備西夏漕運。壬午,遣納速剌丁、孟甲等使安南。乙酉,以牛驛雨雪,道途泥濘,改立水驛。己丑,命煉師王道婦于真定筑道觀,賜名玉華。諭將士舉兵攻宋,詔曰:“朕即位之后,深以戢兵為念,故年前遣使于宋以通和好。宋人不務遠圖,伺我小隙,反啟邊釁,東剽西掠,曾無寧日。朕今春還宮,諸大臣皆以舉兵南伐為請,朕重以兩國生靈之故,猶待信使還歸,庶有悛心,以成和議,留而不至者,今又半載矣。往來之禮遽絕,侵擾之暴不已。彼嘗以衣冠禮樂之國自居,理當如是乎?曲直之分,灼然可見。今遣王道貞往諭。卿等當整爾士卒,礪爾戈矛,矯爾弓矢,約會諸將,秋高馬肥,水陸分道而進,以為問罪之舉。尚賴宗廟社稷之靈,其克有勛。卿等當宣布朕心,明諭將士,各當自勉,毋替朕命?!倍踔萸嗌酱?、滸黃洲所招新民遷至江北者,設官領之。敕懷孟牧地聽民耕墾。

      八月壬辰,賜故金補闕李大節謚貞肅。丁酉,命開平守臣釋奠于宣圣廟。戊戌,以燕京等路宣撫使賽典赤為平章政事,敕以賀天爵為金齒等國安撫使,忽林伯副之,仍招諭使安其民。己亥,諭武衛軍都指揮使李伯祐汰本軍疲老者,選精銳代之,給海青銀符一,有奏,馳驛以聞。辛丑,以宣撫使粘合南合為中書右丞,闊闊為中書左丞,賈文備為開元女直水達達等處宣撫使,賜虎符。以宋降將王青為總管,教武衛軍習射。乙巳,禁以俘掠婦女為娼。丙午,太白犯歲星。以許衡為國子祭酒。丁未,以姚樞為大司農,竇默仍翰林侍講學士。先是,以樞為太子太師,衡為太子太傅,默為太子太保,樞等以不敢當師傅禮,皆辭不拜,故復有是命。初立勸農司,以陳邃、崔斌、成仲寬、粘合從中為濱棣、平陽、濟南、河間勸農使,李士勉、陳天錫、陳膺武、忙古帶為邢洺、河南、東平、涿州勸農使。己酉,命大名等路宣撫使歲給翰林侍講學士竇默、太醫副使王安仁衣糧,賜田以為永業。甲寅,賞董文炳所將渡江及北征有功者二十二人,銀各五十兩。封順天等路萬戶張柔為安肅公,濟南路萬戶張榮為濟南公。陜西四川行省乞就決邊方重刑,不允。詔陜西四川行省存恤歸附軍民。詔:“自今使臣有矯稱上命者,有司不得聽受。諸王、后妃、公主、駙馬非聞奏,不許擅取官物?!辟n慶壽寺、海云寺陸地五百頃。敕西京運糧于沙井,北京運糧于魚兒泊。立檀州驛。頒斗斛權衡。賑桓州饑民。賜諸王塔察兒金千兩、銀五千兩、幣三百匹。給阿石寒甲價銀千二百兩。核實新增戶口,措置諸路轉輸法。命劉整招懷夔府、嘉定等處民戶。宋私商七十五人入宿州,議置于法,詔宥之,還其貨,聽榷場貿易。仍檄宋邊將還北人之留南者。

      九月庚申朔,詔以忽突花宅為中書省署。奉遷祖宗神主于圣安寺。癸亥,邢州安撫使張耕告老,詔以其子鵬翼代之。武衛親軍都指揮使李伯祐、董文炳言:“武衛軍疲老者,乞補換,仍存恤其家?!睆闹?。丙寅,詔以粘合南合行中興府中書省。戊辰,大司農姚樞請以儒人楊庸教孔、顏、孟三氏子孫,東平府詳議官王鏞兼充禮樂提舉。詔以庸為教授,以鏞特兼太常少卿。辛未,以清、滄鹽課銀償往歲所貸民錢給公費者。置和糴所于開平,以戶部郎中宋紹祖為提舉和糴官。丙子,諭諸王、駙馬,凡民間詞訟無得私自斷決,皆聽朝廷處置。河南民王四妻靳氏一產三男,命有司量給贍養。敕今歲田租輸沿河近倉,官為轉漕,不可勞民。癸未,以甘肅等處新罹兵革,民務農安業者為戍兵所擾,遣阿沙、焦端義往撫治之。以海青銀符二、金符十給中書省,量軍國事情緩急,付乘驛者佩之。以開元路隸北京宣撫司。真定路官民所貸官錢,貧不能償,詔免之。王鶚請于各路選委博學老儒一人,提舉本路學校,特詔立諸路提舉學校官,以王萬慶、敬鉉等三十人充之。敕燕京、順天等路續制人甲五千、馬甲及鐵裝具各二千。

      冬十月庚寅朔,詔鳳翔府種田戶隸平陽兵籍,毋令出征,務耕屯以給軍餉。辛卯,陜西四川行省上言:“軍務急速,若待奏報,恐失事機?!痹t與都元帥紐璘會議行之。遣道士訾洞春代祀東海廣德王廟。壬辰,敕火兒赤、奴懷率所部略地淮西。丁酉,敕愛亦伯等及陜西宣撫司校核不魯歡、阿藍塔兒所貸官銀。庚子,以右丞張啟元行中書省于平陽、太原等路。括西京兩路官民,有壯馬皆從軍,令宣德州楊庭訓統之,有力者自備甲仗,無力者官與供給。兩路奧魯官并在家軍人,凡有馬者并付新軍劉總管統領。昂吉所管西夏軍,并豐州、蕁麻林、夏水阿剌渾皆備鞍馬甲仗,及孛魯歡所管兵,凡徒行者市馬給之,并令從軍,違者以失誤軍期論。修燕京舊城。命平章政事趙璧、左三部尚書怯烈門率蒙古、漢軍駐燕京近郊、太行一帶,東至平灤,西控關陜,應有險阻,于附近民內選諳武事者,修立堡寨守御。以河南屯田萬戶史權為江漢大都督,依舊戍守。又選銳卒三千付史樞管領,于燕京近郊屯駐。壬寅,命亳州張柔、歸德邸浹、睢州王文干、水軍解成、張榮實、東平嚴忠嗣、濟南張宏七萬戶,以所部兵來會。罷東平會計前任官侵用財賦。甲辰,宋兵攻瀘州,劉整擊敗之。詔賞整銀五千兩,幣帛二千匹。失里答、劉元振守御有功,各賞銀五百兩,將士銀萬兩、幣帛千匹。乙巳,詔指揮副使鄭江將千人赴開平,指揮使董文炳率善射者千人由魚兒泊赴行在所,指揮使李伯祐率余兵屯潮河川。壬子,詔霍木海、乞帶等自得勝口至中都預備糧餉芻粟。丙辰,詔平章政事塔察兒率軍士萬人,由古北口西便道赴行在所。

      十一月壬戌,大兵與阿里不哥遇于昔木土腦兒之地,諸王合丹等斬其將合丹火兒赤及其兵三千人,塔察兒與合必赤等復分兵奮擊,大破之,追北五十余里。帝親率諸軍以躡其后,其部將阿脫等降,阿里不哥北遁。庚午,太陰犯昴。壬申,詔免今年賦稅。癸酉,駐蹕帖買和來之地。以尚書怯烈門、平章趙璧兼大都督,率諸軍從塔察兒北上。分蒙古軍為二,怯烈門從麥肖出居庸口,駐宣德德興府;訥懷從阿忽帶出古北口,駐興州。帝親將諸萬戶漢軍及武衛軍,由檀、順州駐潮河川。敕官給芻糧,毋擾居民。罷十路宣撫司,止存開元路。命諸路市馬二萬五千余匹,授蒙古軍之無馬者。丁丑,征諸路宣撫司官赴中都。移蹕于速木合打之地。詔漢軍屯懷來、縉山。鷹坊阿里沙及阿散兄弟二人以擅離扈從伏誅。

      十二月庚寅,詔封皇子真金為燕王,領中書省事。辛卯,熒惑犯房。壬辰,熒惑犯鉤鈐。癸巳,以昌、撫、蓋利泊等處薦罹兵革,免今歲租賦。甲午,師還,詔撤所在戍兵,放民間新簽軍。命太常少卿王鏞教習大樂。壬寅,以隆寒命諸王合必赤所部軍士無行帳者,聽舍民居。命陜蜀行中書省給綏德州等處屯田牛、種、農具。初立宮殿府,秩正四品,專職營繕。立尚食局、尚藥局。初設控鶴五百四人,以劉德為軍使領之。立異樣局達魯花赤,掌御用織造,秩正三品,給銀印。賜諸王金銀幣帛如歲例。是歲,天下戶一百四十一萬八千四百九十有九,斷死罪四十六人。

    關鍵詞:元史,本紀

    解釋翻譯
    [挑錯/完善]

      (一)

      世祖謚號圣德神功文武皇帝,名忽必烈,是睿宗皇帝的第四個兒子。母親為莊圣太后,姓怯烈氏。世祖生于乙亥年(1215)八月二十八日。長大以后,仁厚、聰慧、英明、敏銳,對太后十分孝順,尤其善于安撫下屬。娶弘吉剌氏為王妃。

      甲辰年(1244),世祖還是藩王時,就考慮到對國家要有大的作為,邀請藩王府內的舊臣以及各地精通儒學的人,向他們請教治理國家的辦法。

      辛亥年(1251)六月,憲宗即皇帝位,他同母的弟弟中,只有世祖最年長也最有才干,因此憲宗就把大漠以南漢族地區的各種軍國事務全部交給他處理。于是,世祖南下駐于爪忽都地方。

      壬子年(1252)夏,六月,世祖在曲先惱兒地方覲見憲宗,奉命率軍征伐云南。

      癸丑年(1253),十二月十二日,軍隊逼近大理城。當初大理國君段氏權勢微弱,國事都由高祥、高和兄弟決定。十九日,俘獲高祥,在姚州將他斬首。留下大將兀良合帶戍守大理城,任命劉時中為宣撫使,和段氏共同安撫大理,隨后世祖就帶兵回去了。

      丁巳年(1257)冬,十二月,世祖在也可迭烈孫地方覲見憲宗,商議分路進攻宋朝的事,進軍的時間定于次年。

      戊午年(1258)冬,十一月初三,在開平東北面祭牙旗,即于當天出發。

      己未年(1259)八月十五日,渡過淮河。二十日,進入大勝關,宋朝的守軍都逃跑了。

      九月初一,親王穆哥從合州釣魚山派使者來報告憲宗歸天的兇信,并且請求世祖回歸北方以維系天下百姓的希望。世祖說:“我奉圣命到南方來,怎么能夠不建立功勞就突然回去呢?”初三,晚上,世祖派木魯花赤、張文謙等人準備舟船。初四,這天天快亮的時候,世祖來到長江邊,下達敕命,叫將帥們揚旗擊鼓,三路同時出發,和宋朝軍隊交戰三次,殺死、俘獲了很多敵人,直達長江南岸。初九,包圍了鄂城。閏十一月初一,世祖回駐青山磯。初二,宋朝的賈似道派宋京前來求和,世祖派趙璧等人對宋京說:“你們為了生靈的緣故前來求和,意圖很好,但我是奉命征伐南方,又怎么能停止呢?如果你們真有事奉大國的心意,就應當向朝廷請求?!边@一天,大軍返回北方。

      世祖中統元年(1260)春,三月初一,世祖的車駕到達開平。親王合丹、阿只吉率領西路的諸侯王,塔察兒、也先哥、忽剌忽兒、爪都率領東路的諸侯王,都來相會,與大臣們一起奉勸世祖登帝位。世祖再三遜讓,而諸侯王和大臣們堅持請求。二十四日,世祖即皇帝位,任命....、趙璧、董文炳為燕京路宣慰使。陜西宣慰使廉希憲說“:高麗國王曾經派遣他的世子王亻典入朝覲見,把他拘留了三年沒讓他回去?,F在聽說他的父親已經死去,如果立王亻典為國王,送他回國,他一定會懷念我們的恩德,這就等于不費兵卒而得了一個國家?!被噬险J為他的話很對,讓王亻典改住在客館中,派兵侍衛,送他回去,并赦免了他國內的人。

      夏,四月初一,建立中書省。任命八春、廉希憲、商挺為陜西、四川等路的宣撫使,趙良弼為參議司事,粘合南合、張啟元為西京等地方的宣撫使。初二,皇上下詔,曉諭高麗國王王亻典,仍然把所擄掠的百姓以及逃亡在外的人戶歸還給他,禁止邊將隨意搶掠。初四,向全國下詔,宣布即皇帝位。詔書說:

      “我憑著祖宗開創的疆域,據有四方,武功屢獲建樹,文治卻頗見欠缺,到現在已經五十多年了,大凡時間有先有后,事情有緩有急,天下的大事業,不是一個圣王一朝天子所能夠各方面全都顧到的。先皇帝剛即位的時候辦事雷厲風行,準備大干一番。從自己方面說,憂國憂民之心雖然十分迫切,但在尊重賢能、使用人才方面卻未能找到合適的人選。正當我督率師旅進軍夔門的時候,卻突然傳來先皇帝升天的噩耗。哪能預料到出師未捷的遺恨,竟然不能夠終止呢!

      “年紀尚輕的我,渡過長江之后正準備深入敵境,卻聽到京師發生了嚴重的征民為軍的擾害。百姓們驚慌恐懼,好像一天都無法度過似的。我為此而感到惶懼,乘著驛車趕回來。眼前的急難雖然緩解了,而境外的戰事還沒有結束。于是召集大家商議,以征集好的辦法。沒想到宗親們竟會盟,先行推戴我為國君。東西雖然相隔萬里之遙,名公巨卿們有的卻不蒙召而來到,人們不謀而合,都說國家的大統不能夠長久空缺,神人的厚托一刻也不能落空。謀求于當今,在太祖嫡親的孫兒中,已故憲宗皇帝的同母弟弟,無論從德才還是從長幼看,只有我一個人最為合適。我雖然處于征戰之中,卻總是保留著仁愛的心腸,廣泛地施予、救濟著人們,確實可以做天下的主宰?;侍旆鲋槕烀娜?,人為的謀略是不能與天命相比的。按祖訓繼承國祚的大法現在依然存在,誰又敢不依從。我鄭重而又堅決地推讓,以至于一而再,再而三。而諸侯王和百官的祈求懇請更加堅決,發誓要以死來請愿。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只好俯順輿情,勉強登上帝位。我自思寡德暗昧,所生的時代艱難很多,就像涉足于深淵上的薄冰一樣,不知道如何補救。正當開始臨朝執政的時候,應該重新制定弘大長遠的規劃。既效法前代,又靈活運用,這正是當前要做的。務必施行實在的恩德,不提倡虛應的文字。雖然太平時代不容易立即實現,而吃喝卻是必須先行解決的。唉,繼承大統的運數既然輪到了我,只得恭敬地順應上天賦予的使命,既是勛舊宗親所托付,我又怎敢忘記祖宗的規矩呢?建立皇極,開創元始,使百姓們有一個新的開始。我所做不到的,更將依靠我遠近的宗族,朝里朝外的文武官員,同心協力,呈獻無可更替和否定的助益。特此廣泛地告知各方的百姓,體察我懇切的用心?!?/p>

      初十,任命翰林侍讀學士郝經為國信使,以翰林待制何源、禮部郎中劉人杰做他的副手,出使宋朝。十九日,收集朝廷內外官吏的公文牌牒。派遣帖木兒、李舜欽等巡行各部,考察各地各類工匠。設置緊急驛站。二十八日,征召各道兵員六千五百人前往京師擔任宿衛的任務。在漣水軍設立貿易市場,下禁令,私商不許偷越國境,違犯禁令者處以死刑。當月,阿里不哥在和林城西面的按坦河私立偽號。征召賈居貞、張儆、王煥、完顏愈乘驛車前來宮闕。

      五月初一,詔令燕帖木兒、忙古帶統率黃河以西的各部人馬。十九日,建年號為中統,詔書說:

      “祖宗憑借神授的武勇平定了天下,以淳厚的德行統御著黎民?;食⒉痪?,來不及以文治來增添潤飾;政事經過改造變通逐漸有了規章條理。我得以繼承祖業,擴充疆土,并考察祖宗的大法,研究前代的制度。建立年號是為了表示歲時,顯示帝王要萬代相承襲,紀錄時間,記載王業,以看出天下統一的要義。效法《春秋》做萬世的軌范,體現《易經》為萬物的開端。顯耀恢宏有謀略,開啟安定太平的王道??蓮母昴?1260)五月十九日開始,建立年號為中統元年。從我即帝位建立年號開始,就必須把建立法度、秩序擺在優先的地位。因此朝廷內設立都省(中書省),以總攝宏觀的綱紀法制,朝廷外則設立總司,以處理具體政務。繼續把發展利益剔除危害的措施,補救偏頗救助弊病的辦法,隨詔書而頒行天下。唉,我手執政柄,把握樞要,必得順應時勢而建立年號;施行仁義,頒發政令,以期盼與萬物共同發展、更新。發布懇切的文告,表明憂慮的情懷。所有的臣僚百姓,都應當體察我極深的用心!”

      發布詔令安撫壽春府的軍民。二十七日,因為阿里木哥反叛而下詔大赦天下。二十八日,設立十個路的宣撫司官署:任命賽典赤、李德輝為燕京路宣撫使,徐世隆擔任副職;任命宋子貞為益都、濟南等路宣撫使,王磐擔任副職;任命河南路經略使史天澤為湖南宣撫使;任命楊果為北京等路宣撫使,趙炳擔任副職;任命張德輝為平陽、太原路宣撫使,謝王宣擔任副職;任命孛魯海牙、劉肅共同擔任真定路宣撫使;任命姚樞為東平路宣撫使,張肅擔任副職;任命中書左丞張文謙為大名、彰德等路宣撫使,游顯擔任副職;任命粘合南合為西京路宣撫使,崔巨濟擔任副職;任命廉希憲為京兆等路宣撫使。任命汪惟正擔任鞏昌等處便宜行事都總帥,任命虎闌箕擔任鞏昌元帥。頒發詔令,任命成都路侍郎張威擔任元州、忠州、綿州、資州、邛州、彭州等地的安撫使。西川、潼川、隆慶、順慶等府以及各處山寨投降的官吏,都給予正式的任命,授予不同等級的欽命符節。詔令平陽、京兆兩路宣撫司簽征的士兵七千人,到延安等地防守關隘,并任命萬夫長鄭鼎、昔剌忙古帶統率他們。生活貧困而不能應召服役的,由官府給予補助。征召各地兵員三萬人駐扎在燕京附近地區。命令各地官府購置一萬匹馬送往開平府。任命總帥汪良臣統領陜西的漢族軍隊,沿黃河一線防守險要之處。建立望云驛,與軍旅之事無關不得隨意進入。熒惑星(火星)進入斗宿南面的天宇,一共停留了五十多天。

      六月初二,詔令燕京、西京、北京三路的宣撫司運米十萬石到開平府以及撫州、沙井、凈州、魚兒泊,以作為軍糧儲備。任命李王..為江淮大都督。劉太平等策劃叛變,事情暴露以后被處死,同時在東川處死乞帶不花,在西川處死明里火者。渾都海叛變。初九,李王..說:“捕獲的宋朝間諜說賈似道正在調動軍隊,揚言要進攻漣州。派人去察看,見許浦江口和射陽湖的兵船有二千艘之多,應當修繕城壕進行防備?!鼻采⑺{帶兒所簽押的解州鹽戶兵一百名。十六日,詔令陜西、四川宣撫司八春統轄各路軍隊。十九日,詔令東平路萬戶嚴忠濟等調遣精兵一萬五千人前往開平。二十九日,任命石長不擔任大理國總管,身佩虎符。詔令十個路的宣撫司制造戰襖、皮裘和帽子,各類的數目都要求上萬件,運往開平。當月,征召真定的劉郁,邢州的郝子明,彰德的胡祗..,燕京的瑪渭、王光益、楊恕、李彥通、趙和之,東平的韓文獻、張日方等人乘驛車前來朝廷。高麗國王王亻典派他的兒子永安公王僖、判司宰事韓即前來恭賀世祖即皇帝位,世祖把國王受封的冊命詔書、國王的印信以及虎符頒賜給高麗國王。

      秋,七月初二,敕令燕京、北京、西京、真定、平陽、大名、東平、益都等路的宣撫司制造羊皮襖、皮帽、皮褲、皮靴,要求都數以萬計,運至開平。初三,因萬戶史天澤隨行護衛已故皇帝有功,賞賜白銀一萬五千兩。遣散靈州種田的百姓返回京兆府。初四,賜給山東行省大都督李王..金符牌二十面,銀符牌五面,讓他獎給部下有功的將士。初七,任命燕京路宣慰使....主持中書政務,任命燕京路宣慰使為平章政事,張啟元為參知政事,任命王鶚為翰林學士承旨兼修撰國史,任命河南路宣撫使史天澤兼任江淮各路軍馬經略使。初十,詔令中書省把益都、平州封邑的賦稅、錢帛賜給諸侯王塔察兒,并把諸侯王白虎、襲剌門所屬的民戶、工匠和賦稅賜給他。詔令制造中統元寶和交鈔紙幣。在潁州、漣水、光化軍設立貿易市場。北京路都元帥阿海請求免除部下士兵應征的徭役,世祖同意。宋軍攻打邊境城市,世祖下詔派遣太丑、怯列、忙古帶率領各自的部隊,合兵對宋軍進行攻擊。世祖下詔褒獎行省大都督李王..?;噬嫌H自統兵征討阿里不哥。敕令劉天麟規劃籌措中都析津驛站傳郵的馬匹。

      八月十一日,授予中書省左丞、代理大名等路宣撫使張文謙虎符。十二日,詔令都元帥紐王..所到之處不得隨意拷打官吏。十四日,設置秦蜀行中書省,任命京兆等路宣撫使廉希憲為中書省右丞相,暫代行省事務。宋軍兵臨漣州境,李王..請求各路派遣援軍。十八日,賜予中書省掾吏塔剌渾二千五百兩白銀。李王..請求派戰將,增加士卒,渡過淮河去進攻宋朝,以利于派遣使臣前去議和修好,皇上未予同意。二十八日,澤州、潞州發生旱災,百姓饑餓,皇上敕命賑濟他們。

      九月初二,皇上在轉都兒哥之地把阿里不哥違抗圣命的事情下詔令讓國內外知曉。初十,李王..再次請求進攻宋朝,皇上再次下令制止他。十七日,開始建立拱衛圣駕的儀仗隊伍。當月,阿藍答兒領兵到達西涼府,與渾都海的部隊會合,皇上詔令諸侯王合丹、合必赤和總帥汪良臣等率軍討伐他們。二十七日,在姑臧大敗叛軍,殺死阿藍答兒及渾都海,西邊的國土便平定了。

      冬,十月十三日,李王..說宋軍又在漣州駐軍。十九日,開始流通中統的錢鈔。二十四日,皇上的車駕駐蹕在昔光地方,敕命付給官錢雇用京師的駱駝,運米糧一萬石來皇上的駐地。

      十一月二十五日,打開常平倉救濟益都、濟南、濱棣的饑民。

      十二月初三,任命禮部郎中孟甲、禮部員外郎李文俊出使云南、大理。十二日,李王..上報所部戰士的功勞,皇上從和林來到,駐蹕在燕京的近郊。開始制造祭祀太廟的祭器、禮服。任命佛教僧人八合思巴為帝師,授予他玉印,統管佛教事務,設立仙音院,又改為玉宸院,羅致樂工。設立儀鳳司,又設立符寶局及御酒庫、群牧所。升格衛輝縣為總管府。賜給親王穆哥二千五百兩白銀,賜給諸侯王按只帶、忽剌忽兒、合丹、忽剌出、勝納合兒各五千兩白銀,帶花紋的綢緞各三百匹,金色、素色的各一半;賜給諸侯王塔察、阿米魯錢鈔各五十九錠多,綿五千零九十八斤,絹五千零九十八匹,帶花紋的綢緞各三百匹,金色的、素色的各一半;賜給海都八百三十三兩白銀,帶花紋的綢緞各五十匹,金色的、素色的各一半;賜給睹兒赤、也不干八百五十兩白銀;賜給兀魯忽帶五千兩白銀,帶花紋的綢緞三百匹,金色的、素色的各半;賜給只必帖木兒八百三十三兩白銀;賜給爪都、伯木兒五千兩白銀,帶花紋的綢緞三百匹,金色的、素色的各半;賜給都魯、牙忽八百三十三兩白銀,特地賜綿五十斤;賜給阿只吉五千兩白銀,帶花紋的綢緞三百匹,金色的、素色的各半;賜給先朝皇后忄占古倫二千五百兩白銀,羅絨等折合錢鈔二十三錠多;賜給皇后斡者思二千五百兩白銀;賜給妃子兀魯忽五千兩白銀。從此以后每年成為常例。

      世祖中統二年(1261)春,正月初九夜間,東北方有一赤色氣團,光亮照人,大如一床席子。二十三日,宋軍圍困漣州。二十七日,李王..率領將士迎戰,擊敗宋軍?;噬舷略t給予獎賞,賜給李王..金銀牌符,用以獎賞將士。二十八日,李王..擅自派兵修建益都城外的壕塹。

      二月初五,月亮遮住昴星。初七,宋軍進攻漣水,皇上令阿術等率軍前往漣水。十四日,皇上的車駕抵達開平。下詔減少或免除民間的科差征發。撤除防守隘口的士兵。秦蜀行省借貸百姓的錢財供給軍用,用今年的賦稅銀子以補償。免除平陽、太原軍戶交納租稅中沉重的條款。十五日,詔令代行中書省事務的平章....及王文統等人率領各路宣撫使前往朝廷。二十五日,李王..在沙湖堰擊敗宋軍。

      三月初一,又發生日食。

      夏,四月十五日,詔令軍中所俘虜的儒士,聽任他們贖身為民。二十日,派遣制造弓箭的工匠去教鄯闡人制造弓箭。二十四日,詔令十個路的宣撫使酌量減免民間賦稅。敕命宣撫司的官員鼓勵農桑,抑制浪游懶惰,尊敬老年人,慰問民生疾苦,舉薦有學問有才能又可以從事政務以及品德高尚的人,列出名單上報,以等待提拔任用;那些貪官污吏以及不孝順長輩的人,應當量其輕重給以處罰。三十日,詔令太康二千八百名弓箭手前往戍守蔡州。命令禮部郎中劉芳出使大理等國。

      五月初四,禁止使臣到百姓家中去,命令他們只住在析津驛。派遣崔明道、李全義為詳問官,到宋朝境內淮東制置使司去訪求本朝的信使郝經等人在什么地方,仍然以扣留信使、侵擾邊境的罪名質問對方。十八日,敕令外國使臣及軍兵所經過的城鎮,一概由官府供給飲食,不得侵擾百姓。二十五日,嚴格申令邊境左近地區的軍民,不得超過邊界進行個人商貿。唐慶的兒子唐政臣入朝覲見皇上,皇上下令免除他的賦稅徭役。放寬對于各處山澤的禁令。禁止私自宰殺馬牛。嚴格申令越境的商人,私自販賣馬匹的處以死刑。任命河南經略宣撫使史天澤為中書右丞相,河南路的軍民全部聽從他的節制。詔令成都路設置施惠于百姓的藥局。派遣王..在西川等路尋訪醫生、儒士、僧侶、道人。

      六月初三,登記遺漏于冊籍的老年人和兒童戶口,以增加編戶百姓的賦稅。初六,賜給新歸順的王顯忠、王誼等人數量不等的衣物。李王..派人獻上漣水之戰中的戰利品。制止各路拘留無人認領的農奴。禁止諸侯王擅自派人羅致百姓及征收百姓的私錢。初八,太陰星干犯角宿。詔令十個路的宣撫司和管民官制定鹽酒稅收的法規。十三日,任命嚴忠范為東平路行軍萬戶并兼任管民總管,仍曉諭東平路總管(達魯花赤)等官員全部聽從他節制。下詔規定朝廷內外官員乘馬的數額,各有差別。十五日,賑濟缺少食物的火少里驛戶。賞賜欽察部下有功的軍官二千五百兩白銀及數量不同的錢幣和絹帛。十九日,命竇默繼續擔任翰林侍講學士。竇默和王鶚當面提出王文統不適合居于宰相之位,推薦許衡代替他,皇上很不高興,就作罷了。二十一日,把一萬石米轉運到懿州賑濟親王塔察兒部的饑民。賜給親王合丹所屬的軍隊絹帛九百匹,布一千九百匹。二十五日,敕令平陽路安邑縣從現在起無需進貢葡萄酒。詔令說“:宣圣公孔子廟及其管轄下的書院,官府應按年月時令祭祀;禁止官員、使臣的侍衛和馬匹入內,一概不許侵害、擾亂、褻瀆,違犯者從嚴治罪?!倍?,任命汪良臣同署鞏昌路便宜行事都總帥,所有軍隊及地方官員全部聽從汪良臣節制。二十七日,敕令各路府制造人馬衣甲及鐵裝器具一萬二千套運至開平。二十八日,訓令不得征收衛輝、懷孟兩地的賦稅,以補償從該地所借的糧草。三十日,宋將、瀘州安撫使劉整以瀘州城投降,任命劉整掌管夔府路中書省政務并兼任安撫使,授予虎符。仍舊諭令都元帥紐王..等,使其慰問、安撫當地百姓。賜給已故金朝翰林修撰魏..謚號靖肅。秦蜀行中書省上報說,青居山都元帥欽察等部下的軍官有功,詔令頒發虎符一面、金符五面、銀符五十七面,令行省官署核定職務名分授予他們。修筑臨洮城。將真定鼓城縣升格為晉州,以鼓城、安平、武強、饒陽隸屬于它。將懷孟、邢州的田地各五十頃賜予僧人子聰。遣散金、銀、銅、鐵、丹粉、錫石等礦坑所役使的民工,以及河南路舞陽縣種姜、種藤花的民戶,讓他們返回各自的州縣。授予大理國國王段實虎符,特下優詔撫慰。命李王..管理益都路的鹽稅。遣回工局的刺繡女工,任憑他們婚嫁。懷孟廣濟渠提舉王允中、大使楊端仁開鑿沁河渠成功,灌溉田畝四百六十多處。高麗國王王亻典改名為王礻直,派遣他的世子王忄甚敬奉表章前來朝見,皇上命宿衛將軍孛里察、禮部郎中高逸民持詔書前往宣諭,仍依舊例賞賜玉帶給他。任命不花為中書右丞相,耶律鑄為中書左丞相,張啟元為中書右丞。將虎符授予管轄崇慶府、黎州、雅州、威州、茂州、邛州、灌州七處地方軍民的小太尉。

      秋,七月初一,設置軍儲都轉運使司,任命馬月合乃為轉運使,周鍇為轉運副使。初三,開始建立翰林國史院。王鶚提請修撰遼、金兩朝的歷史,又說“:唐太宗建立弘文館,宋太宗設置內外學士院。當前應當任命學士院的官員以培養人才。希望任命右丞相史天澤監修國朝歷史,左丞相耶律鑄、平章政事王文統監修《遼史》、《金史》,多多搜集、訪求軼聞遺事?!被噬贤耆杉{了他們的建議。賑濟和林的饑民,賞賜鞏昌路總帥汪惟正部下斬渾都海有功的軍官二千五百兩白銀、四千九百兩馬價銀。諸侯王昌童招得河南漏載戶籍冊的民戶五百戶,命令把他們交給官府。命令總管王青制造神臂弓、柱子弓。諭令河南管領軍隊的官員在靠近城市的地方丈量土地,保存牧場,其余的田地聽任百姓耕種。巴思答兒請求在高麗鴨綠江西側建立貿易市場?;噬贤膺@一建議。初五,派使者攜帶香燭費祭祀山川。十七日,渡過長江新近來歸附、留住在蔡州的百姓遷居到懷孟,將糧種借貸給他們食用。任命萬家奴為安撫高麗軍民的監印官,賜給他虎符。二十日,西京、宣德因降嚴霜而凍死莊稼。二十一日,詔令許衡就在他的家中教授學生。命令西京宣撫司制造船只以備辦西夏的漕運。二十二日,派遣納速剌丁、孟甲等人出使安南。二十五日,因為天降雨雪,用牛車驛傳道路泥濘難行,改用水路驛傳。二十九日,命令道士王道婦在真定修建道觀,賜名為玉華觀。傳諭將士們起兵進攻宋朝,詔令說“:我即位之后,常??紤]要消除兵戎戰事。因而去年派使臣到宋朝去溝通友好關系。然而宋人不做長遠打算,乘我這里有小小的空子可鉆,反倒挑起邊境事端,東邊搶,西邊掠,竟沒有安寧的日子。今年春天我回到宮里,大臣們都請求出兵征討南方,我主要為兩國生靈著想,仍然等待著使臣回來。希望宋人有悔改之心,使雙方能達成和議。然而使臣被扣留在那邊不能返回,到現在又有半年了。彼此往來的禮節于是斷絕,侵犯騷擾的暴行也就不能停止。他們曾經以文明教化的國度自居,難道就應該這樣么?誰對誰錯的界限,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如今又派了王道貞前去曉諭他們。你們應當整頓你們的士卒,磨快你們的武器,矯正你們的弓箭,會同各位將軍,趁秋高氣爽、馬草正肥的時候,水陸兩路分道前進,作為問罪的舉措。何況還依靠著宗廟社稷的神靈護佑,一定能建樹功勛。你們應當宣示、傳布我的意思,明確地告訴將士們,應當各自努力,不要違背了我的命令。鄂州青山磯、滸黃州所招致的、新近歸附遷徙到長江以北的百姓,設置官署管轄他們。敕令懷孟縣,放牧之地聽憑百姓們耕種墾植?!?/p>

      八月初二,賜予已故的金朝補闕李大節謚號貞肅。初七,命令開平的守官在宣圣孔廟祭奠先師孔子。初八,任命燕京等路宣撫使賽典赤為平章政事。敕命賀天爵為金齒等國的安撫使,忽林伯任副使,仍舊令他們招撫、曉諭并安定那里的百姓。初九,諭令武衛軍都指揮使李伯..淘汰本軍疲弱年老的士卒,另選精銳的頂替,給予海東青銀符一面,如有上奏之事,令驛傳飛馬報聞。十一日,任命宣撫使粘合南合為中書右丞,闊闊為中書左丞,賈文備為開元、女直、水達達等地的宣撫使,賜給虎符。任命宋朝的降將王青為總管,教授武衛軍練習射藝。十五日,禁止把擄掠來的婦女作為娼妓。十六日,太白星(金星)干犯歲星。任命許衡為國子祭酒。十七日,任命姚樞為大司農,竇默仍舊擔任翰林侍講學士。先前曾經任命姚樞為太子太師,許衡為太子太傅,竇默為太子太保,但姚樞等人以不敢承當師傅的禮遇為由,都推辭而不受命,因此才又有這一次的任命。開始設置勸農司,任命陳邃、崔斌、成仲寬、粘合從中為檳棣、平陽、濟南、河間勸農使,李士勉、陳天錫、陳膺武、忙古帶為邢氵名、河南、東平、涿州勸農使。十九日,命令大名等路宣撫使每年供給翰林侍講學士竇默、太醫副使王安仁衣服糧食,賜給田地作為永久性產業。二十四日,獎賞董文炳所率領,渡過長江及北征有功的二十二人各五十兩白銀。封順天等路的萬戶張柔為安肅公,濟南路萬戶張榮為濟南公。陜西、四川行省請求立即處死邊遠地區的重刑犯人?;噬喜粶?。下詔,令陜西、四川行省慰問、安撫歸順的軍民。詔書說:“從現在起,朝廷的使臣如假借皇命,當地的官府不得聽從和接受。諸侯王、后妃、公主、駙馬,沒有向朝廷奏報,不許擅自取用官中之物?!辟n予慶壽寺、海云寺旱地五百頃。敕命西京運糧食到沙井,北京運糧食到魚兒泊。建立檀州驛。公布斗、斛等權衡器具。賑濟桓州的饑民。賜予諸侯王塔察兒貢黃金一千兩、白銀五千兩、絹帛三百匹。給予阿石寒宅地價銀一千二百兩。核實新增加的戶口。安排各地互相轉運的辦法。命令劉整對夔府、嘉定等處的百姓進行招撫、懷柔。宋朝的七十五名私商進入宿州,州府議定處以刑罰,皇上下詔寬恕了他們,并把貨物發還給他們。允許他們到官辦的榷場貿易。仍然傳檄給宋朝邊將,要他們送還被拘留在南方的北方人。

      九月初一,詔令把忽突花的府第作為中書省衙署。敬遷祖宗的神位到圣安寺。初四,邢州安撫使張耕告老退休,詔令以他的兒子張鵬翼頂替他。武衛親軍都指揮使李伯..、董文炳進言:“請求補充、替換武衛軍年老體弱的士兵,依舊例慰問、撫恤他們的家庭?!被噬贤膺@建議。初七,詔令:任用粘合南合主管中興府行中書省事務。初九,大司農姚樞請求任用儒士楊庸教導孔、顏、孟三姓子孫,東平府詳議官王鏞兼任禮樂提舉之職。詔令:任命楊庸為教授,任命王鏞兼任太常寺少卿。十二日,用清州、滄州的鹽稅銀償還往年為補充官費而向百姓借的錢,在開平建立和糴所,任命戶部郎中宋紹祖為提舉和糴官。十七日,下諭旨給諸侯王、駙馬,凡是民間的官司不得私自做出裁定,均須聽由朝廷處理。河南府百姓王四的妻子靳氏一胎生下三子,命令官府酌量給予贍養。敕令:今年的田租運往水路附近的糧倉,再由官府實行轉運,不可使百姓勞乏。二十四日,因為甘肅等處新近遭受戰亂,從事農耕,本來安居樂業的百姓被戍守的士兵所滋擾,便派遣阿沙、焦端義前往安撫處置。以海東青銀符兩面、金符十面給予中書省,衡量軍情國情事態的輕重緩急,授予乘坐驛車的官員佩戴。把開元路隸屬于北京宣撫司管轄。真定路百姓所借貸的官錢,因貧窮而無力償還的,詔令免于償還。王鶚請求從各路挑選、委任博學的老儒生一人,掌管本路的學校,皇上特地頒發詔令設置各路提舉學校官,任命王萬慶、敬鉉等三十人充任。敕令燕京、順天等路繼續制造人甲五千副,馬甲及鐵裝器具各二千副。

      冬,十月初一,詔令把鳳翔府種田的民戶隸屬于平陽的軍戶,但不得派他們出征,只讓他們從事耕種屯田以供給軍糧。初二,陜西、四川行省報告說“:軍情緊急,如果等待奏報,恐怕延誤時機?!痹t令他們與都元帥紐王..共同商議處置?;噬吓傻朗况ざ创捍鸀榧漓霒|海廣德王廟。初三,敕令火兒赤、奴懷率領部屬占領淮西一帶。初八,敕令愛亦伯等以及陜西宣撫司,查核不魯歡、阿藍塔兒所借貸的官銀。十一日,派右丞張啟元巡視直轄于中書省的平陽、太原等路。統計、登記西京兩路的百姓人數,凡有壯馬的全部從軍,命宣德州的楊庭訓統轄,身強力壯的,自己準備衣甲武器,體弱無力的由官府供給。兩路的軍人家屬以及居家的軍人,凡屬有馬的全部交付新軍劉總管統轄。昂吉所管轄的西夏軍,包括豐州、蕁麻林、夏水阿剌渾都自備鞍馬、衣甲、武器。孛魯歡所管轄的士兵,凡是無馬步行的都買馬給他,令他們全部參軍,違抗者按照失誤軍期論處。修繕燕京的舊城。命令平章政事趙璧、左三部尚書怯烈門率領蒙古族、漢族的軍隊駐扎在燕京的近郊、太行山一帶,東邊可到達平灤,西邊可控制關陜;所有的險阻之處,就在附近的百姓中挑選熟悉軍事的人,修建堡壘柵寨守衛。任命河南屯田萬戶史權為江漢大都督,按照舊規防守。又挑選三千名精銳的士兵交給史樞統領,駐扎在燕京的近郊。十三日,命令亳州的張柔、歸德的邸浹、睢州的王文干、水軍的解成、張榮實、東平的嚴忠嗣、濟南的張宏等七名萬戶率領各自的部下前來會集。停止東平府審核前任官員侵吞錢賦的事。十五日,宋軍進攻瀘州。劉整擊敗宋軍。詔令獎賞劉整五千兩白銀、二千匹絹帛。失里答、劉元振防守有功,各獎給五百兩白銀,獎給將士們一萬兩白銀、一千匹絹帛。十六日,詔令指揮副使鄭江率領一千人前往開平,指揮使董文炳率領善射的弓手一千名從魚兒泊前來皇上駐地,指揮使李伯..率領其余的兵卒屯駐在潮河川。二十三日,詔令霍木海、乞帶等從得勝口到中都來預備糧餉草料。二十七日,詔令平章政事塔察兒率領士兵一萬名從古北口以西的近路前來皇上駐地。

      十一月初四,大軍與阿里不哥部在昔木土腦兒地方遭遇,諸侯王合丹等殺死他的部將合丹火兒赤及其兵卒三千人,塔察兒和合必赤等又分兵奮力攻擊,將他打得大敗,追趕了五十多里?;噬嫌H自統率各軍在他后面追趕,其部將阿脫等投降,阿里不哥向北逃走。十二日,太陰星干犯昴宿。十四日,詔令免除今年的賦稅。十五日,皇上駐蹕于帖買和來地方。任命尚書怯烈門、平章趙璧兼任大都督,率領各軍從塔察兒北上。將蒙古軍分成兩路:一部由怯烈門率領,從麥肖出居庸口,駐扎在宣德德興府;一路由納懷率領,從阿忽帶出古北口,駐扎在興州?;噬嫌H自率領漢軍及武衛軍的萬戶們,經由檀州、順州駐扎在潮河川。敕令“:由官府供給糧草,不得滋擾居民。撤銷十路宣撫司,只保留開元路宣撫司。命令各路購置戰馬二萬五千多匹交給蒙古軍中無馬的士兵。十九日,征召各路宣撫司官員前來中都?!被噬弦岂v于速木合打地方。詔令漢軍屯駐在懷來、縉山。鷹坊的阿里沙及阿散兄弟二人因為擅自離開宿衛的隊伍而被處死。

      十二月初二,詔令晉封皇子真金為燕王,管理中書省事務。初三,熒惑星(火星)干犯房宿。初四,熒惑星干犯鉤、鈐二星。初五,因昌州、撫州、蓋利泊等處連遭兵亂,免除今年租稅。初六,部隊返回,詔令撤去居所的守軍,放還民間新征集的簽押士兵。命令太常少卿王鏞教練演習大樂。十四日,因天氣嚴寒,命令諸侯王合必赤部下沒有行軍帳幕的士兵,可以聽任其住入民房。命令陜蜀行中書省供給綏德州等處的屯田軍隊耕牛、谷種、農具。開始建立宮殿府,俸祿為正四品,專管營造、修繕的事務。建立尚食局、尚藥局。初設宿衛近侍五百零四人,任命劉德為軍使統轄他們。建立異樣局總管(達魯花赤),掌管宮廷御用紡織品的制造,俸祿為正三品,授予銀印。賞賜給諸侯王的金銀絹帛同于往年舊例。

      這一年,全國有民戶一百四十一萬八千四百九十九戶,處以死刑的四十六人。

    《本紀·卷四》相關閱讀
    你可能喜歡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國學經典推薦

    本紀·卷四原文解釋翻譯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6-2022 www.zuini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国产露脸乱子视频
  • <noscript id="gkuwm"></noscript>
  • <noscript id="gkuwm"><samp id="gkuwm"></samp></noscript>